北京旅游景點聯盟

民警雖不在場,輔警是在民警安排下執行公務的可成為妨害公務罪主體

樓主:Policemen 時間:2021-05-23 09:28:14

湖南省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湘01刑終1140號


案件基本情況

抗訴機關長沙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少輝,男,1980年X月X日出生于湖南省益陽市赫山區,漢族,中專文化,無業,戶籍地益陽市赫山區,現住長沙市雨花區。2011年4月14日,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益陽市赫山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于2016年1月2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6日被逮捕。2017年1月26日經本院決定取保候審。

辯護人潘XX,湖南激揚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夏XX,湖南激揚律師事務所律師。


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審理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陳少輝犯妨害公務罪一案,于二0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作出(2016)湘0121刑初309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陳少輝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宣判后,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原審被告人陳少輝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湖南省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許金某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陳少輝及其辯護人潘XX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認定

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認定,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工作職責為:負責長沙黃花國際機場轄區內的交通組織、交通疏導、交通執勤和交通警衛保衛等路面交通管理,指導張家界、常某、懷化、永州、衡陽五個機場的交通安全管理工作。

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引橋南北側為禁止停車路段,出發層橋面內外側道路為即停即走路段,均設置禁令標志、標線。

被害人劉某于2016年1月20日被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聘用為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協警,其工作職責為協助民警維護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交通秩序。

2016年1月25日18時,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民警彭某帶領協警李某、被害人劉某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執勤(執勤時間為當日18時至19時)。

民警彭某帶領協警李某、被害人劉某走出交警崗亭執勤時,因民警彭某接到群眾求助,便同協警李某返回崗亭處理群眾求助,安排被害人劉某一人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疏散交通。

當日18時許,被害人劉某在執勤過程中,發現被告人陳少輝駕駛湘A×××××白色長安牌小車在黃花機場出發層1號門附近停留,未即停即走,遂走到被告人陳少輝駕駛室一側,要求其駛離。

被告人陳少輝見有交警靠近,為逃避處罰,便駕車駛離。為防止被車輛碾壓,被害人劉某被迫抓住湘A×××××白色長安牌小車的左前車門。在此情形下,被告人陳少輝仍未停車,而是繼續加速行駛,將掛在駕駛室車門上的被害人劉某拖行六十余米后,湘A×××××白色長安牌小車撞到高架橋北引橋南側混凝土護墻,劉某摔落在高架橋路面受傷。被告人陳少輝駕車逃離現場。

經長沙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鑒定,被害人劉某所受損傷程度被評定為輕傷一級。

經湖南省鑒真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被告人陳少輝駕駛湘A×××××號小型轎車碰撞高架橋北引橋南側護墻前的行駛速度為37.7km/h。

2016年1月26日17時許,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直屬分局民警在長沙市雨花區牛角塘社區時代花園小區北大門處將被告人陳少輝傳喚到案。

原審法院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被告人陳少輝的戶籍證明,到案經過,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出具的情況說明,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工作職責,候機樓交通文明形象崗排班表,現場勘驗筆錄,現場照片,監控截圖,長公物鑒(法臨)【2016】2號物證鑒定書,長公物鑒(法物)字[2016]253號物證檢驗報告,照片,湘鑒司某中心[2016]交鑒字第24號交通事故司法鑒定意見書,(2011)赫刑初字第112號刑事判決書,證人張某、蔣某2、肖某2、唐某、曾某、袁某、湯某、徐某、彭某、李某的證言,被害人劉某的陳述,被告人陳少輝的供述等證據。

原審法院認為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陳少輝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輕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陳少輝犯妨害公務罪的罪名不當。

被害人劉某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不具備國家工作人員身份和受委托從事行政執法活動的事業編制人員執行行政執法職務人員身份,而協警作為輔助警力,不具有獨立執法權。

本案中無證據證實被害人劉某在在編警察帶領下執法,且被害人劉某在執法時未出示證件,亮明身份,故被告人陳少輝的行為不構成妨害公務罪。被告人陳少輝駕車駛離時,明知被害人劉某抓住車門并被車輛拖行的情況下,未及時停車,仍加速行駛,其主觀上具有傷害被害人劉某的故意。被告人陳少輝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并當庭自愿認罪,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判決:被告人陳少輝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檢察院抗訴稱

長沙縣人民檢察院抗訴稱:

一、原審判決認定被告人陳少輝犯故意傷害罪定性錯誤,適用法律不當。

1、原審判決認為被害人劉某系協警,不具有獨立執法權與客觀事實不符。被害人劉某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雖不是民警編制,但根據崗位工作職責說明、排班表等書證,證人彭某等人的證言,證實在案發時間段,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安排由民警彭某帶領被害人劉某等兩名協警,對機場候機樓維護交通秩序。

案發當時民警彭某帶領另外一名協警處理突發事件,留下被害人劉某在現場繼續維護交通秩序。被害人劉某的執法行為是帶隊民警執法的延續,是一個整體,具有執法的公務性和合法性,不能因為被害人劉某的協警身份而否定其執法行為的公務性。

2、未來得及出示證件、亮明身份不能成為否定公務行為的合法理由。根據證人徐某、袁某等人的證言,被害人劉某的陳述和被告人陳少輝的供述,視聽資料、現場勘驗筆錄等可以證實本案被害人劉某未能及時出示證件,是因為根據當時案發突然,來不及出示證件,就因被告人陳少輝猛踩油門啟動車輛加速逃離,將被害人劉某拖行六七十米,直至車輛碰撞護墻摔落在高架橋路面而受傷。但被害人劉某案發當時身著明顯的交警制服,且正在機場進行維護交通秩序執法行為,被告人陳少輝應當可以識別判斷其交警身份和正在執行公務。

對于在案發當時的特殊情況下,不能因為被害人劉某未來得及出示證件,且不能因被害人劉某的協警身份,否定其執法行為的公務性,這正是該判決對于本案定性的認識錯誤之處。

二、原審判決對被告人陳少輝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根據本案的性質、情節以及造成的社會影響,量刑明顯偏輕。

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支持抗訴,理由如下:協警劉某雖未列入正式民警編制,但卻是在公安機關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是代表公安機關行使交通管理職權,應認定其具有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身份;被害人劉某作為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的協警,具有協助履行交通管理的職責。在具體工作中,協助的方式有多種,不能要求時時處處都有正式民警在場。

案發當天,劉某是在正式民警的帶領下在機場候機樓出發層執勤,管理交通,協警在整個出發層的工作都是在協助民警執法的行為。且劉某對陳少輝交通違法行為予以制止的地點是在1號門附近,離4號門附近的交警崗亭約200米左右,民警彭某當時正在交警崗亭處理群眾求助,應當認為劉某的行為仍是在正式民警的指揮、監督下的協助執法行為,而不是單獨執法行為。

并且,對于正在發生的交通違法行為,協警不能及時制止,而要求報告正式民警前來處理也不符合情理。劉某未出示證件,是因事發突然,且案發時身著明顯的交警制服,正在機場維護交通秩序,陳少輝應當可以識別并判斷劉某的交警身份和正在執行公務,陳少輝應構成妨害公務罪。

上訴人上訴稱

原審被告人陳少輝上訴稱,其主觀上沒有故意傷害被害人的意圖,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量刑過重,請求依法改判。

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

1、劉某不是執行公務的主體,其于2016年1月20日被聘為協警,到事故發生時只有5天,沒有簽訂正式聘用合同,仍在實習期,不具有單獨執行公務的資格,事故發生時,其身邊沒有其他交警或協警,不能認定為執行公務的人員。

2、劉某的行為不是執行公務的行為,陳少輝沒有妨害公務的主觀故意。協警沒有處理交通違法行為的職責或權限。證人蔣某2的證言顯示協警將右手伸到了車內,陳少輝也說劉某上來沒有表明身份,而是直接將手伸進了車內,導致其因害怕而加速駛離致使劉某受傷。

因協警沒有處理交通違法行為的職責和權限,其將手伸進陳少輝車內的行為不能認定為執行公務。況且劉某既沒有表明身份,也沒有發出指令,陳少輝也沒有看清劉某,劉某右手伸進車內,車子就沖出去了,接著便發生了事故,即使劉某將手伸進車內是為了執行公務,但事故發生時,劉某尚未著手執行職務,陳少輝也不構成妨害公務罪。

3、劉某的行為嚴重不當,劉某實際是抓住了方向盤,導致轎車呈S形行駛,才撞傷了劉某。

4、即使認為陳少輝有罪,在量刑方面也應考慮劉某在沒有任何語言告知的情況下,突然抓住方向盤等執法不當行為,對陳少輝減輕處罰,以及考慮陳少輝認罪態度較好,有悔罪表現等從輕情節。

審理查明

經審理查明,2016年1月25日18時,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民警彭某帶領協警李某、劉某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航站樓出發層執勤。因彭某與李某到交警崗亭處理群眾求助,劉某一人在航站樓出發層疏導交通。當日18時3分,上訴人陳少輝駕駛湘A×××××白色長安牌小車到達黃花機場出發層3號門前送客,乘客下車后,一名男子上前與陳少輝交談帶客事宜,后陳少輝駕車到出發層1號門附近停留上客。劉某發現陳少輝的車停留,未即停即走后,遂步行至該車駕駛室左側,準備要求其駛離。陳少輝見有交警靠近,因違法載客害怕被處罰,遂啟動車輛加速駛離。劉某抓住車輛的左前門,雙腳離地,扒在該車駕駛室左側車門上。陳少輝見此情形,繼續駕駛車輛往高架橋北引橋下橋方向行駛,后車輛碰撞到高架橋北引橋南側護墻,致扒在駕駛室車門上的劉某摔落在高架橋路面。劉某所受損傷為輕傷一級。

另查明,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航站樓引橋南北側為禁止停車路段,出發層橋面內外側道路為即停即走路段,均設置禁令標志、標線。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

1、到案經過,證明2016年1月26日17時許,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直屬分局民警在長沙市雨花區牛角塘社區時代花園小區北大門處將陳少輝傳喚到案。

2、長公物鑒(法臨)【2016】2號物證鑒定書、照片,證明被害人劉某所受損傷符合交通工具相關鈍性外力擠壓、拋甩作用所致,其損傷經醫院診斷為左側額頂骨骨折、左側額部硬膜外血腫、骨盆多發骨折、盆腔積血、右側股骨粗隆粉碎性骨折、右內踝骨骨折、多處皮膚撕脫傷等,其損傷程度評定為輕傷一級。

3、現場勘驗筆錄、照片、車輛痕跡檢驗意見書、監控截圖、視頻資料,證明事發現場情況以及湘A×××××號小型轎車拖行劉某及碰撞高架橋北引橋南側護墻,隨后逃離案發現場的過程。

4、提取筆錄、長公物鑒(法物)字[2016]253號物證檢驗報告、照片,證明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高架橋北引橋護欄地面血跡系劉某受傷遺留。

5、湘鑒司某中心[2016]交鑒字第24號交通事故司法鑒定意見書,證明陳少輝駕駛湘A×××××號小型轎車碰撞高架橋北引橋南側護墻前的行駛速度為37.7km/h。

6、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出具的情況說明、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工作職責,候機樓交通文明形象崗排班表,證明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的職責,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航站樓引橋南北側為禁止停車路段,出發層橋面內外側道路為即停即走路段,被害人劉某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協警,其工作職責為協助民警維護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交通秩序。事發時段,其在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民警彭某帶領下,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執勤。

7、被害人劉某的陳述,證明其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2016年1月25日18時,其接班后在候機樓高架橋出發層自南向北步行巡邏,巡邏至出發層1號門南側時,發現一輛白色私家車停在高架橋內道中間道路,其一邊吹哨催促司機駛離,一邊繞行至該車輛駕駛室左前方,重復“即停即走,電子抓拍,違令扣三分,罰一百”的口令。該駕駛員突然提速,其被迫抓住駕駛室一側的車門,并不停喊停車。其如何受傷,現在記不起來了。

8、證人張某、蔣某2的證言,證明2016年1月25日18時許,陳少輝駕駛白色小車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1號門附近停留,一名協警(即被害人劉某,著制式服裝)上前跟陳少輝交流,陳少輝踩油門準備駛離,協警見狀雙手抓住白色小車左前門處,白色小車繼續往前行駛,后撞在候機樓高架橋下橋轉彎處的護欄,協警躺在白色小車撞擊護欄的位置附近,有血流出,白色小車未停留,離開了現場。

9、證人肖某2的證言,證明2016年1月25日18時許,其看到一臺白色小轎車從候機樓出發層1號門前的內道上往前面出口的下引橋沖過去,一名協警(即被害人劉某,著制式服裝)抓在白色小轎車的駕駛門上,白色小轎車的車速非常快,行駛六七十米遠的距離后,白色小轎車撞在護欄上,協警摔在了地上,受了傷,白色小轎車迅速離開了現場。

10、證人曾某、袁某的證言,證明2016年1月25日18時許,兩人從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來后,坐上白色三廂轎車的后排,沒多久,車子突然加油門,后看到穿黑色警察制服的男子(即被害人劉某)抓在白色小車的駕駛門上,白色小車駕駛員很慌張的樣子,在大喊,雙手不停地左右打方向盤,車子以很快的速度在走“S”型路線,超了好幾輛車后,駕駛員突然向左打了一下方向盤,車頭朝著左邊的護欄撞了過去,車頭快要撞上左側護欄時,駕駛員又向右猛打了一下方向盤,車子發出了碰撞的聲音,左后方的玻璃裂開了。撞倒護欄后,駕駛員沒有停車,加油離開了現場。抓在車門上的交警也沒看見了。

11、證人湯某的證言,證明2016年1月25日下午,其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T2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下橋的第一個彎道處,看到一名協警(即被害人劉某)躺在地上,頭部和腿部在流血。

12、證人徐某的證言,證明2016年1月25日18時左右,其駕車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向下橋方向行駛至1號門北側時,一輛淺色小車以很快的速度從其左側超過,其看見一頂白色帽子掉了下來,該車行駛至其前方時,其看見該車駕駛室門上掛著一名交警,交警被該車拖行了七八十米后,該車往左偏撞在高架橋南側水泥護欄上,那名交警就掉了下來,該車沒有停車,繼續以很快的速度駛離。

13、證人彭某的證言,證明其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民警,協警的職責主要是協助民警在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維護交通秩序和疏導車輛,發現交通違法行為則通知值班民警前往處理。一般由一名民警帶領一名協警在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執勤。2016年1月25日18時,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李俊、劉宏亮來到候機樓出發層4號門附近交警崗亭接班,其帶領協警李某、劉某從交警崗亭出來疏導交通,剛從交警崗亭出來時其接到一個群眾求助,其便帶著協警李某返回交警崗亭處理群眾求助,安排協警劉某(著制式服裝)繼續在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疏導交通。過了幾分鐘,其得知協警劉某被撞傷,便趕至事發現場,看到劉某頭部和腿部在流血。

14、證人李某的證言,證明其系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2016年1月25日18時,其帶領湖南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協警劉宏亮在候機樓高架橋出發層實習,18時2分,其接到一個群眾求助,返回交警崗亭處理群眾求助,協警劉某(著制式服裝)繼續在候機樓出發層高架橋疏導交通。過了幾分鐘,其得知協警劉某被撞傷,便趕至事發現場,看到劉某頭部和腿部在流血。

15、上訴人陳少輝的供述與辯解,2016年1月25日18時許,其駕駛湘A×××××白色長安牌小車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出發層高架橋內道經人介紹搭乘三名客人前往長沙市區,突然有一個人伸進一只手,其踩了一腳油門,那個人被車子拖著一起沖了出去,后車子在護墻上撞了一下,那個人被摔了出去,其駕車離開了現場。其在偵查階段的供述還證明因其覺得帶客去市里不對,所以害怕被交警或者運管部門抓,當有手抓住其方向盤時,其第一感覺是可能被抓,一害怕就開車沖出去。

16、刑事判決書,證明陳少輝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于2011年4月14日被益陽市赫山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17、上訴人陳少輝的戶籍證明、駕駛證復印件,證明陳少輝的身份情況。

本院認為

針對檢察機關提出原審判決認定陳少輝犯故意傷害罪罪名不當,其行為應構成妨害公務罪的意見,以及辯護人提出劉某不是執行公務主體,其行為也不是執行公務行為,事故發生時陳少輝不知道劉某的身份,沒有妨害公務的主觀故意,屬于意外事件,陳少輝不構成妨害公務罪的辯護意見,本院綜合評判認為:

1、劉某屬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1)刑法意義上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應從“公務”實質意義角度予以解釋,不能以是否具有公務員身份、是否列入國家機關人員編制作為判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標準。(2)交通協警作為警務輔助人員,雖然不是在編民警,但在交通警察的帶領或者監督下,可以協助維護道路交通秩序,勸阻糾正交通違法行為,這些行為均系履行社會公共管理職責,具有公務屬性。本案中,劉某作為交通協警按照公安機關的工作安排,在交通民警的帶領下協助民警維護交通秩序,應認定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劉某具有執行公務的主體資格。

2、劉某的行為應認定為依法執行職務。

(1)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負責長沙機場轄區內的交通組織、交通疏導、交通執勤和交通警衛保衛等路面交通管理。劉某于2016年1月20日被該隊聘用為交警支隊協警,其職責是協助民警維護長沙機場交通秩序。案發當天民警彭某與協警李某、劉某值班。機場監控視頻證實,劉某在案發時間段身著交警制服在T2航站樓出發層疏導交通。

劉某作為機場公安局交警支隊的協警,在T2航站樓出發層的執勤行為,是按照公安機關的安排,在民警彭某的帶領下進行的,其在整個出發層的工作都是在履行協助民警維護機場交通秩序的職責。

(2)劉某執行職務的方式并無不當。劉某在工作時間工作區域疏導交通,勸離違停車輛,維護交通秩序是協助履行交通管理職責的必然工作和重要內容,與其沒有獨立執法權不相沖突,劉某并沒有獨自直接對陳少輝的交通違法行為進行處罰或者對其進行傳喚,沒有侵犯陳少輝的合法權益,對劉某的行為應認定為依法執行職務,警務輔助人員協助人民警察依法履行職責的行為應當受法律保護。辯護人提出劉某手抓方向盤,執法不當的意見,無證據證明。

(3)協警的存在本來就是解決正式警力的不足問題,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如果要求協警與民警必須時時刻刻形影不離,不利于發揮輔助警力的作用,且也不現實。劉某與彭某一起值班,是一個整體的執行職務行為,不能因為彭某當時不在事發現場而割裂開來,從而否定劉某行為的合法性。

(4)本案事發突然,被害人劉某雖未出示證件,但是其身著交警制服,故不能以劉某未出示證件為由來否定劉某執法行為的程序合法性。

3、陳少輝主觀上具有妨害公務的故意。陳少輝在偵查階段的供述及視頻監控證明,陳少輝因違法載客害怕被處罰,見有交警上前而駕車加速駛離,并在明知劉某被車輛拖行的情況下,仍然繼續行駛致其輕傷,其主觀上具有妨害公務的故意,且對自己的危害行為對被害人造成的傷害結果持放任的主觀心態。

綜上,本院認為,上訴人陳少輝以暴力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其行為已構成妨害公務罪。對檢察機關提出原審法院定罪錯誤的抗訴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對辯護人提出的陳少輝不構成妨害公務罪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針對檢察機關提出原審判決對陳少輝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量刑明顯偏輕的意見,以及上訴人與辯護人提出原審量刑過重,請求對其從輕處罰的意見,本院認為,原審判處刑罰與陳少輝所犯罪行無明顯不當,不違反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對該抗訴意見及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2016)湘0121刑初309號刑事判決。

二、上訴人陳少輝犯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刑期已屆滿)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黎 璠

審 判 員 劉 剛

代理審判員 何 琳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五日

書 記 員 高哲敏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速度与激情9-速度与激情9在线观看